ILS信号的干扰

读台湾的飞航自愿报告系统的飞安简讯,看到信号干扰对ILS的影响致使自动降落的飞机落地时偏离跑道。
以前就听前辈说起过这种事,但是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因此在这里抄袭下来。

------原文开始-------
某航班獲航管許可,使用桃園機場23R跑道ILS (Instrument Landing System)進場,飛航組員於天氣良好狀況下使用自動落地,但未事先通知塔臺,進場過程中於距離機場約4浬時,塔臺許可另一架A320型機於同一跑道起飛,導致事故機落地時,因離場航機飛越該跑道儀器降落系統之敏感區域,導航信號受到干擾。

事故機於接近平飄階段航跡開始右偏,並於跑道中心線右側觸地,飛航組員於落地過程中未能適當控制航機, 未保持警覺,於自動駕駛出現不預期操作時,立即解除自動駕駛,改以手控方式操作航機,致航機落地後偏出跑道。


支 持 本 站: 捐赠服务器等运维费用,感谢您的支持!

參考美國聯邦航空總署發行之航空情報手冊(Aeronautical Information Manual, AIM)第1-1-9節ILS K項-ILS信號干擾說明, ILS左右定位臺及下滑道信號都會受到地面車輛或飛機的干擾,於是機場在ILS左右定位臺及下滑道信號發射臺附近,設置有ILS精確進場臨界區域(ILS critical areas),當雲幕高低於800呎及/或能見度低於2哩,到場航機位於ILS最後進場點與機場之間,車輛與航機是不被允許進入ILS精確進場臨界區域。當雲幕高大於800 呎及/或能見度大於2哩,ILS精確進場臨界區域則不被保護,在此情況下,實施自動駕駛落地或複合式進場 (coupled approach),飛航組員應告知塔臺,以確保 ILS精確進場臨界區域被保護。

該機飛航組員於此次進場,未通知塔臺將實施自動駕駛落地,因而塔臺並未管制臨界區域內之航空器,亦未通知事故機左右定位臺訊號未受保護,致使該機以自動駕駛落地方式落地時,因左右定位臺訊號受干擾而影響其正常功能。經檢視該公司航務手冊相關內容,並未規範飛航組員於天氣良好狀況下實施自動落地時,應告知航管之相關內容。

該機於落地前約10秒,左右定位臺受到離場航機影響干擾,開始顯示航機位於跑道中心線左側,當時自動駕駛是設定在「Localizer」狀態然後轉換成「Rollout」狀態,自動駕駛應會跟隨左右定位臺訊號引導操控飛機,因此航機會右轉以達到與左右定位臺零偏離之狀態。落地前約5秒,飛航組員曾使用駕駛盤與方向舵踏板,以強制取代(override,使自動控制暫時失效,改用手控操作)自動駕駛之模式,向左修正航機之飛航方向,顯示飛航組員企圖保持航機在跑道中心線上,但飛航組員解除此一手控操作後,自動駕駛立刻以右滿舵之操作跟隨受到干擾之左右定位臺訊號, 致使航機機身主輪皆在跑道中心線右側觸地,落地後約 2秒,右翼主輪偏出跑道邊線。

波音航務評論(Flight Operations Review)不建議於自動駕駛模式下以強制取代自動駕駛之操作來取代解除自動駕駛,因強制取代操作需使用很大之力量,不易持久。

------原文结束-------

笔记
1 ILS critical areas在什么位置?网上找到这张图,可以看到定位台天线附近斜方格阴影的部分为Critical Area

2 原来override自动驾驶时,如果没有足够大的力量,飞行员是干不过自动驾驶的。。

3 coupled approach是什么?

支 持 本 站: 捐赠服务器等运维费用,感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