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飞机评测Garmin D2 Charlie航空表

去大阪出差平时都是坐新干线,
不过为了测试一下Garmin D2 Charlie,这次往返都订了全日空的机票。

早早把飞行计划在Garmin Pilot上做好,


并传到手表上。


上飞机以后,打开导航APP,选择"航程规划",再选择"已存储计划"即可。

pushback以后开始地面滑行,看一下手表,

速度约为20海里,但是气压计数据有些怪。

上05跑道起飞,

然后调个头,富士山和机场还算清楚。

再看一下手表数据,

速度增大,高度增加,上升率也有了。

切换到地图页面,

可以看到飞机基本上是沿着事先输入好的航路飞行。
等上升接近巡航高度以后再看一下,

速度,气压高度,垂直速度的数字还算正常。

路过富士山,

再往前就到了名古屋,

所以给名古屋中部机场RJGG也来一个特写。

此时的巡航高度为20000英尺。

很快的就进入下降过程,

不过气压计的数据不太稳定,略有奇怪。

离大阪越来越近,



从淀川上空通过。

降落前的数据如下,可以看到速度已经很慢了。

返程时特意选择夜间的航班,虽然看不到外景,
但是手表本身的GPS和气压计表现和之前没有太大区别,
这里就不一一贴图出来了。

不过回东京时碰到不太寻常的进近路线,
坐飞机时就感觉飞的不是标准程序,

而是在千叶上空左右调整了几次方向,
最终还是使用34L落地。
我当时还以为风向发生变化,飞机要从22跑道降落呢。

下飞机时乘务员播音说是羽田机场一条跑道临时关闭使用,
降落只能使用34L,造成一些航班在上空排队,
所以落地晚了大概15分钟。
然后把手表的数据传到手机看一看,

果然能看出管制对航路的调整。

接下来看一看flightradar24和flightaware的结果,


手表上记录的GPS信息和飞机上发出的ADS-B信号记录的基本一致,
D2 Charlie的性能确实非常优秀。

这次订航班时选择的是窗口席,
飞行中手表带在手腕上,也没有特意把手表贴到窗边,
但是接受GPS信号一直都比较正常,
所以使用D2 Charlie能准确掌握自己的所在地,
结合手表中的地图功能,地文航法就不再是难事了。

支持本站:捐赠服务器等运维费用,感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