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追捕,高倉健,中野良子,台場和賽斯納177RG

支 持 本 站: 捐贈伺服器等運維費用,感謝您的支持!

電影巨星高倉健去年年底去世,為了紀念這位昭和時代的象徵性人物,
最近很多地方在放他主演的老電影。
這天從公司拿了兩張贈票,去台場的小影院看了
追捕 / 君よ憤怒の河を渉れ / 越過憤怒的河



野性的證明 野性の証明



支 持 本 站: 捐贈伺服器等運維費用,感謝您的支持!

先說1976年的"追捕",這是高倉健離開東映株式會社以後主演的第一部電影,
也是中國大陸在文化大革命後從國外引進的第一部電影,甚是轟動。
據說在中國從78年公映後,一共有8億人次看過它,真是世界紀錄了吧。
相信它的主題音樂,杜丘(もりおか)和真由美(まゆみ)大名,
在40歲以上的大陸人中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

我也是帶著尋找懷舊的心情來看這部電影的,結果呢,果然被深深打動。

電影的時代背景,正當日本經濟高速增長,可以說是歷史上最欣欣向榮的時期。
而文化上的發展一般也是與國力相輔相成,具體到電影上,充滿活力,富有想像力,製作精美。
(進入80年代以後就是日本泡沫經濟時期,再之後的平成大蕭條時期持續了20多年,
比起當年現在的日本可以說是死氣沉沉,政治上也開始走上保守和偏右,甚是不幸。)

從細節上說,新宿的街道,繁華的大街,航拍東京市內高樓大廈,
汽車,火車,長野的車站,建築物,廣告招牌,人物的服裝服飾,髮型等等,
就像給當時的時代做了一個快照。
很多方面延續到現在的東西,比如新宿鐵路下面的那個人行通道,
熟悉得讓人感到親切。
時代在發展,很多東西現在已經看不到了,但是電影裡留下的那些時代的痕跡,
絕沒有過時的感覺,反而有一種很奇妙的古典美。

很久沒有看膠片的電影了,模擬技術下的色彩是那麼鮮艷,感覺很暖和,
不像現在的數字電影,非常高清但是偏冷色。
我雖然對數字產品毫無偏見,但是看看當年模擬技術下的產品,
就像偶爾也會聽聽密紋唱片一樣,回味一下那種松香的味道。

"追捕"可以說是一部70年代的娛樂大片,好萊塢電影的各種要素,
比如被陷害和追殺的英雄,富有正義感也有人情味的警察,清純性感的女主角,
陰險的黑勢力,政治陰謀,殺人,大城市,偏僻深山,牧場,大海飛機迫降,
鬧市中的警車警察,神秘的藥丸,真是應有盡有。
看著看著,不由得想起來1993年哈里森·福特演的《亡命天涯》(英語:The Fugitive),
很多情節很是接近。

當然最出色的還屬高倉健的男子漢形象,還有那個傾倒無數國人的真由美。
中野良子扮演的真由美,感覺導演故意想要表現她的清純,
薄妝下大大的面部特寫,青春痘清晰可辨,但是她的氣質確實迷人,
年輕,熱情,勇敢,敢於追求愛情的女性形象,真是太完美了。

話說電影中出現了一架賽斯納177RG,作為航空愛好者這個細節當然不能放過。
該機體編號為JA3611,在網上查了一下,只找到了一個日本政府國土交通省事故的記錄
在1978年3月1日,也就是日本公映後兩年,中國大陸公映開始那一年,
該機從調布機場起飛,在目的地的三宅島機場降落時,
衝出跑道,機體受到中等程度的損傷。
當時的天氣情況是大風,風向210-350,風速18節,最大瞬間風速43節。
機長在嘗試降落時遇到向下的亂氣流,馬上把油門推到最大並打算拉起,
但是為時已晚,因此機體在跑道上彈起2次以後,落到跑道外左側。
事故之後這架飛機的記錄就再也找不到了。

賽斯納177紅衣主教(Cessna 177 Cardinal)是1968年推出的輕型單發高翼機,
可以乘坐一名飛行員,三名乘客,其明顯的外觀特徵是沒有翼下的支柱支架。
當初賽斯納公司打算拿它來作為最人氣的172的後繼機型開發的,
但是可惜的是177的製造只持續了十年而已。
這主要是由於這家公司接到不少飛行員誘發震盪pilot-induced oscillation (PIO)的事故報告,
賽斯納雖然對其進行了改修,但結果飛行員們仍然不能排除對這一型號的恐懼心理。
Cessna177RGLanding

177一共有3個型號,分別為早期的177A,後來的177B,
以及可收放式起落架的177RG(retractable-gear) ,一共生產了4295架。
電影中用的就是177RG。
關於賽斯納177的性能數據可以參看wikipedia

兩部電影之間有一個小時的休息時間,於是在台場海濱散散步,發現這個地方還有一個歷史故事:
1853年,美國人佩里率船隊來到日本,逼迫當時閉關鎖國的德川幕府通商開放。
幕府由於防衛上的緊急需要,匆忙在東京灣里趕製了海上炮台設置在此禦敵,從此這裡便稱為台場。
當時一共建成6個台場,但是由於預算不足沒有全部完工,
後來拆除了4個台場,現在只留下兩個作為歷史遺蹟展示。

我對台場的印象就是一個東京灣上的人造陸地,有富士電視台,博物館,會議中心,
是東京商業娛樂場所集中地,看了海邊的說明才知道有這麼一段歷史淵源。
以前來這裡無非是陪朋友觀光,或者看看網球比賽,再不就是聽音樂會。
既然知道了還有這些典故,於是走到炮台去看看。

海邊上喝酒餵鴿子的大叔:

炮台遺址:

整個台場上只有我一個人。

煙雨朦朧的海濱:

單車和彩虹橋:

離開喧囂的商業區,走上10分鐘就能欣賞到如此僻靜和美麗的海景,
看起來生活中只要注意細節,總會有新發現新驚喜的。

支 持 本 站: 捐贈伺服器等運維費用,感謝您的支持!